欢迎关注“方志四川”!

  

  

  百年党史中的川盐精神

  严 铮

  鉴往以知来,循道以致远。从1921年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走过整整一百年的光辉历程。四川是中国孕育红色基因、富有革命传统的热土之一,是全国较早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地区之一,是中国共产党开展革命活动和建立地方组织较早的地区之一。四川也是中国井矿盐的发祥地,盐业生产历史悠久。一百年来,四川盐业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历战争的风雨洗礼,用勤劳和智慧让古老的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凝聚了载入史册的川盐精神。

  

  俯瞰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西秦会馆)

  “矢志不渝、淬火成钢”的坚定信念

  在长达2000年的盐业生产活动中,四川盐工一直处于行业的底层,过着艰辛劳作、穷困窘迫的生活,为了求生存、争自由、争温饱,他们经常借助行业帮会,以说理、怠工、罢工等形式,自发开展反对盐商、资本家和工头的斗争,也有少量武力抗争,但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

  1923年,在中共中央直属领导下,中共成都独立小组(四川第一个党组织)成立。1925年,为落实中共四大的重要指示,以周贡植为首的重庆籍进步青年回到重庆,积极开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宣传,发动群众,发展党员。1926年2月,在中共中央直接领导下,建立了中央派出机构—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杨闇公任书记。1927年7月,中共中央派傅烈、刘荣简、周贡植等到四川重建组织,成立了四川临委,恢复重庆和成都2个市委、5个县委、13个特支,清理和重新登记党员420人。

  

  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旧址

  同一时期,乐山、自贡等川盐主产区党的组织机构也秘密成立。1927年7月,中共四川省特别支部派遣钟善普赴五通桥盐厂从事工运工作,组织“二月罢工”,增加盐工工资,改善生活待遇,减少劳动时间。1926年夏,在中共重庆地委指导下成立中共自流井特别支部,刘远翔任书记。自贡盐业工人在党的领导下,先后开展了1928年的“春季大罢工”、1929年自贡盐工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和盐业工人总同盟罢工斗争、1930年以“夺取自贡地区政权、建立苏维埃政府”的罢工斗争等,这几次罢工迫使当局和盐业资本家全部或部分承认盐工的要求和条件,不同程度地取得了胜利。

  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攻占川北的通江、南江、巴中等地区,创建了仅次于中央苏区的全国第二大根据地—川陕苏区,鼎盛时期人口约600万,党员人数达3万余人。当时,川陕苏区面临与中央苏区同样的缺盐问题,四川军阀加大了对苏区物资的封锁力度,仅通江几口盐井,无法满足苏区军民需求。

  

  川陕苏区红军将士英名纪念碑

  1933年,红四方面军发动仪南战役并取得胜利,解放南部县嘉陵江以东全部地区,组织群众抢修盐井和设备。1933年9月,红军在碑院成立了“碑院寺盐业总厂”。为提防嘉陵江西岸敌军袭扰,红军为每个盐业分社派驻一个班的兵力,战士和盐工同吃同住同生产。盐乡各苏维埃政府和红军经理部组织运输队,抢运食盐,红军战士、盐工、青壮年等翻山越岭将盐和其他物资安全运抵苏区,开辟了一条鲜为人知的秘密交通路线。往日地位低下的盐工在与红军的接触中、在苏区政策的宣传下,感受到了“人人平等”的社会尊重,获得前所未有的职业认可,大批盐工就地参加红军,其中一些优秀盐工成长为红军的高级将领。

  中国共产党在川内主要产盐区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公开或秘密发展党员,开办盐工补习班或识字班,带领盐工进行有组织的罢工运动和革命斗争,共产主义的理想慢慢沁入普通劳动者的心田,指引着他们将个人幸福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成为奋斗终身的坚定信念。

  “同仇敌忾、团结一心”的家国情怀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随着沿海地区的沦陷,海盐几乎断运,国民政府盐税由1936年22860万元,下降到10100万元,减少了56%。1937年12月,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大量人口内迁,军民用盐需求激增,传统销岸水陆运输严重受阻。1938年春,国民政府要求川盐增产,济销售湘鄂各岸,实行官收官运,川内自贡、乐山、南阆等主产区为供应西南各省、西北部分和两湖人民的食盐作出了巨大贡献,史称第二次“川盐济楚”。

  

  抗战时期,釜溪河边刻上了“还我河山”的石刻。釜溪河,解放前为自流井川盐外运通道,又称盐井河,也称荣溪

  1938年10月,中共四川省工委成立自贡中心市委,在工人中发展党员,在盐工中建立党支部15个。中心市委组织并建立工人运动委员会,将发动盐工抗日救亡、增产赶运作为中心任务,在工人中广泛开展宣传教育,发行《新华日报》提高盐工的觉悟。据不完全统计,1938年7月到1939年12月,自贡应征入伍参加抗日正面战场的壮丁计1305人,其中不少是间接盐工。1942年,自贡盐场职工捐款献出“盐工号”和“盐船号”两架飞机。1943年,自贡盐工为“伤兵之友”捐赠28947元。同年,冯玉祥将军来自贡倡导爱国献金运动,富荣东西两场盐工捐赠8月份米价津贴50万元。1944年7月,盐工们在第二次献金运动中捐赠1040万元。1941年8月,冯玉祥将军赴乐山五通桥宣传抗日,当地党组织动员盐商、盐工和社会民众捐资支持抗日,捐献290万元和大批贵重物品。

  

  冯玉祥在自贡慧生公园发表演说

  1945年,四川盐产量达到42.31万吨,比1937年增长10%;1942年到1944年两年间,盐税收入激增10余倍,在全国盐税收入中占举行足轻重的地位。特别是自贡盐产区,克服日军对盐场的连续大轰炸,增产赶运,盐产量达到全川的53.45%,仅盐税一项占了全省盐税的80%以上(抗战期间,四川承担了国民政府财政总支出的30%以上)。https://www.qwhtt.top/

  

  远望釜溪河上望不到头的运盐船

  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和党的领导下,四川盐业以民族独立和国家利益为重,与社会各爱国阶层通力合作,共赴国难,在民族危亡关头,为国家和民族作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彰显了川盐人浓厚的家国情怀。

  “不怕牺牲、百折不挠”的顽强意志

  1945年抗战胜利后,长江航道畅通,淮盐溯江而上,争夺川盐市场。1946年,国民政府停止食盐“官收”,改为“商运商销”,限制川盐生产,疏销场区存盐。加之时局动荡,通货膨胀,川内盐业各产区严重破烂、运销停滞、场盐壅积、井灶停歇、生产瘫痪,资本家负债累累,工人生活极端困难,劳资关系极其紧张。与解放区轰轰烈烈的生产运动和支前工作不同,此时的川盐各地党组织转入艰难的地下斗争。

  

  1916年,釜溪河橹船云集将盐运往滇黔湘鄂

  1939年8月1日,自贡发生了烧盐工人邱少华被保长抓壮丁事件,当晚中共自贡中心市委召开紧急会议,翌日组织上万盐工举行声势浩在的罢工和游行,逼迫国民党自贡市筹备处答应工人提出的条件并布告于众。1940年—1944年间,川北、川东、犍乐等盐场都出现了强拉盐工补充兵额事件,在地方党组织领导下,盐工与国民党当局展开了不屈不挠的反拉壮丁斗争,均取得胜利。

  1949年7月10日,中共川南部分地区地下党在荣县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全国形势发展和迎接解放。7月20日,中共地下组织川南工委决https://www.qwhtt.top/定成立“中共自贡市工作委员会”,由肖菊人作书记,罗民先为工委委员。11月24日,“盐工之家”召集全市盐工代表200多人开会,号召保护盐场设备,严防破坏活动。四川省人民政府原参事、政协委员卿云灿在回忆中详细地记述了1949年如何收到破坏自贡盐场伪令后设法联系党组织、配合保护盐场和盐工、乐山沙湾通电起义的全过程。在整个事件中,川西地下党留蓉临时工作支部明确了“积极保护盐场、争取和平解放”的工作要求,给予了他极大的帮助和指导。

  黎明前的斗争是最残酷,也是最艰难的。四川盐业人在党的领导下为争取平等权利、保护生产资源、迎接新中国诞生开展了不屈不挠的斗争,有些盐工和党员牺牲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他们将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责任担当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全川共有28个盐场,计有77049眼盐井,灶户10738家,产盐仅27.19万吨,行业惨淡,民食艰难,盐价高至“斗米斤盐”。省内两大重要盐产区,五通桥产区停产90%以上,自贡产区停产80%以上。

  

  1950年4月四川全境解放后,川内乐山、自贡、宜宾、南充、凉山等盐业企业于50年代初完成党的组织机构重建和完善,其他省内各地盐业企业也在80年代前后完成党的组织机构建立。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四川盐业开启了白手起家、艰苦创业、发奋图强的新历程。川盐人满怀激情投身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胜利完成恢复盐业经济和社会主义改造任务;认真纠正“左”倾错误思想,调整企业和生产结构,促进生产和流通发展,提高产量;面对“文化大革命”的严重干扰和破坏,坚定跟党走的信心,在艰难曲折中顽强拼搏。

  https://www.qwhtt.top/

  改革开放以来,四川盐业以“敢为天下先”的锐气,敢闯敢试,在企业改革、科技兴盐、私盐缉查、碘缺乏病防治等方面走在全国同行前面,保持着稳中求进的发展势头,为推动四川经济发展作出了应有贡献。特别是在2003年平息食盐抢购风潮、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2013年“4·20”芦山地震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历年抗洪抢险、全省脱贫攻坚战、抗击新冠疫情等社会重大危机关头,四川盐业人绐终保持着奋发有为的精神,冲锋在前,克服困难,全力以赴,保证全省食盐市场供应;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向定向扶贫点群众交出了脱贫奔小康的满意答卷。

  历史因铭刻而永恒,精神因传承而不朽。越是伟大的精神,就越能超越时代,绽放恒久的精神魅力,引领走向光辉的未来。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的关键点上,四川盐业人使命在肩。面对盐业体制改革带来的艰巨任务和各种挑战,我们要从“红色家谱”、奋斗经验中汲取经验智慧和前进动力,大力弘扬盐业光荣传统、赓续红色血脉、传承川盐精神,奋勇向前!

  (本文原载《中国盐业》2021年第13期,总第388期)

  参考资料

  1.《四川省志·盐业志》,四川科学出版社,1985出版。

  2.《四川省志·盐业志(1986-2005)》书稿,即将出版。

  3.《自贡市盐业志》,自贡市盐务管理局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4月出版。

  4.《南充盐业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91年12月出版。

  5.《抗战时期的中国盐业》,黄健、程龙刚、周劲编著,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2011年8月出版。

  6.《四川省五通桥盐厂厂志(1955-1990)》,内部资料。

  7.《从自贡市伪警备司令部的成立至乐山沙湾起义》,卿云灿,《自贡文史资料选辑》第11辑。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严 铮(四川省盐业总公司)

  配图:方志四川

  方志四川部分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播更多信息。文章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

作者 adminqwh17